<strong id="e8kwy"><u id="e8kwy"></u></strong>
  • <wbr id="e8kwy"><legend id="e8kwy"></legend></wbr>

    <form id="e8kwy"><th id="e8kwy"></th></form>
    1. <nav id="e8kwy"></nav><nav id="e8kwy"></nav>
    2. <dd id="e8kwy"><optgroup id="e8kwy"></optgroup></dd>
    3. <bdo id="e8kwy"><small id="e8kwy"></small></bdo>
    4. 歡迎訪問深弘知識產權官網!國家認可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專利機構代碼:44449
      兩小時急速上門處理:18926429459
      當前位置:知產資訊 >> 典型案例

      連續三年不使用注冊商標的正當理由有哪些?

      深弘服務承諾:7*24小時服務、實時響應需求、實時進度反饋、所有申請當天上報

      連續三年不使用注冊商標的正當理由有哪些? 

      我國《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注冊商標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稱或者沒有正當理由連續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實踐中市場經營主體會有千奇百怪、各種各樣的理由不使用或者不能使用注冊商標,那么到底什么情形才算符合法律規定的連續三年不使用的“正當理由”呢? 


      連續三年不使用注冊商標的正當理由有哪些? 

      《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六十七條規定“下列情形屬于商標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正當理由:

      (一)不可抗力;

      (二)政府政策性限制;

      (三)破產清算;

      (四)其他不可歸責于商標注冊人的正當事由?!?,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印發的《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如果商標權人因不可抗力、政策性限制、破產清算等客觀事由,未能實際使用注冊商標或者停止使用,或者商標權人有真實使用商標的意圖,并且有實際使用的必要準備,但因其他客觀事由尚未實際使用注冊商標的,均可認定有正當理由?!? 以上是現行法律、司法解釋中對何為“商標不使用的正當理由”的界定,主要分為“不可抗力、政府政策限制、破產清算和一個兜底條款”,這些規定偏向于抽象化的概念,本文僅從現有判例中進行探索和分析實踐中哪些情形可以認定為正當理由,哪些情形又不能認定為正當理由。 


      一、不可抗力 (2017)京73行初9371號關于第6483614號“ESAL”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法院認定商標注冊人關聯公司所在地曾發生火災,損失嚴重,該場火災系商標注冊人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原因所造成,能夠證明訴爭商標在指定期間內在核定使用商品上停止使用具有正當理由。 (2018)京73行初10271號關于第6701784號“ISOtonix”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法院認定商標注冊人所在地經國務院審批撤縣設區,商標注冊人隨后向相關部門提交了名義變更申請,但變更企業名稱申請一直處于“待審批”狀態,同時考慮到申請人為藥品生產企業,具有其特殊性,需要經過國家有關部門的認證、審批等手續方可投入生產、銷售,因而認定其具有不可抗力的客觀事由無法立即將訴爭商標在市場流通領域。 

      如上可見,在實踐中法院將自然災害、政府干預等歸為不可抗力的情形可能性較高。而針對商標注冊人比較常提出的抗辯理由如商標轉讓未完成、企業改制、股權變更、廠房搬遷、土地所有權行政糾紛、企業缺乏資金、營業執照吊銷、權利人住院就醫以及發生時間較早的自然災害、社會暴亂等理由,筆者在相關判決中查到,法院均認定不屬于商標不使用的正當理由。因此,在使用不可抗力為商標不使用正當理由時需要權利人謹慎提出。 





      二、政府政策性限制 

      (2014)高行(知)終字第3272號關于第1658612號“寶島及圖”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商標注冊人作為國家煙草專賣局直屬領導企業,應當按照國家煙草局的要求組織生產。在案證據可以證明,自2007年起,國家煙草專賣局下達的準產目錄中一直暫未安排商標注冊人生產“寶島”牌卷煙。因而認定商標注冊人系因政策性限制的客觀事由未能實際使用或停止使用注冊商標。 但在(2015)京知行初字第5514號關于第1795722號“PRESTIGE”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商標注冊人主張其未使用訴爭商標是因為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我國《禁止外商投資產業目錄》中禁止外商從事的“文化、體育和娛樂業”事項,但法院審理后認定,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紙、描圖紙、卡紙板、書籍封皮、印刷品”等商品并不屬《禁止外商投資產業目錄》禁止外商從事的業務,外商可在我國依法自由銷售上述產品。因此,商標注冊人的主張不屬于政府政策性限制,法院未予支持。 政策性限制主要包括對商品生產、銷售的限制以及商標權人經努力無法改變的政策性文件或要求等,在實踐中商標權人經常用此條作為商標不使用的抗辯理由,例如生產項目復雜,要要進行程序審批等,但此種情形并非是政府基于公共政策對特定行為加以限制,反而是商標注冊人在投資立項前就明知的,其完全可以提前走審批程序。故而,政策性限制多囿于特殊行業或關系民生的計劃性產業,發生的可能性較低也較為少見,所以商標注冊人應審慎考察自身行業狀況,切勿濫用權利。 


      三、破產清算 

      (2018)京行終2146號關于第3656580號“VERRI”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法院認定在案證據顯示商標注冊人在指定期間一直處于破產程序中,其使用訴爭商標具有一定障礙,構成不使用訴爭商標的正當理由。 但在(2019)京行終486號關于第1487316號“SEPHORA”商標撤銷復審決定行政糾紛案中,北京市高院又認為雖然商標注冊人提交了復審商標原注冊人破產清算的相關證據材料,但商標使用存在多種方式和可能,商標權人陷于破產清算程序并非該注冊商標停止使用的正當理由。 上述兩案截然相反的判定也證明了實踐中法院對于某具體事由的認定標準并不統一,個案裁判的差異較大。但筆者認為,企業走入破產清算程序一般都難以正常生產經營,清算程序復雜所涉環節較多,對商標而言,到底是實際進行產品銷售還是作為無形資產變賣都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如果破產重組持續時間較長,對企業運營影響較大,應當認定為商標不使用的正當理由更符合實際。 


      綜上,商標連續三年不使用的撤銷制度目的在于促使商標權人積極使用商標,避免商標資源的閑置及浪費,因而“撤銷”并不是目的,商標權人在取得權利后不應怠于行使,而應實際準備,將產品盡早投入市場流通,即使面臨不可預見或不可控制的商標不能使用情形,也應保存和完善相關證據,力求在后續可能出現的撤銷環節中最大限度的保障商標權。


      本文出處:http://www.oasisgalleries.com/detail.asp?id=166

      免費咨詢

      申請當天上報

      一對一持續服務


      18926429459
      偏门致富门路创业项目-职场资讯